新的一年已然到来,细细算来,亮剑这部经典的电视剧已经播出了13年。

人生不过几个十三年,也记得在年幼时,初见亮剑的感受。

人语: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而今再阅亮剑,却是看山似水,看水似山。几多感受,溢于言表。

初阅亮剑时,不过只是看那抗战,看那李云龙痛快的打鬼子,看那铁血的战争兄弟情。

时隔多年,再见亮剑,看的却是李云龙的行事,赵刚的手段,田墨轩那一文人观世界语。

再见之时,看到的是李云龙如何带兵,如何让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如何将那一群杂兵弱将带的嗷嗷叫,看的是赵刚如何从对付李云龙的手足无措到李云龙的服服帖帖,看的是赵刚如何从一个知识分子完成到一个能带兵打仗,能收服人心,化身变为一个铁血军人的过程。

也从先前的对田墨轩那文人的所谓观点到后来的田墨轩那一语中的的惊讶。先观时,对田墨轩所谓的文人观世界的观点不屑一顾,到后来田墨轩语出惊人,直指问题核心的话语,自然也对田墨轩从不屑一顾的态度转为一丝尊敬。

谈起田墨轩,就不得不说起楚云飞,这一名优秀却又不知何为的国民党高级军官。

楚云飞此人,在我看来,则更像是李云龙的文明版,他没有李云龙打仗时惊人的战术,却也能打硬仗,没有李云龙的不折手段,却也懂如何折中转变。

记得楚云飞给李云龙摆下鸿门宴时,初态度是非要留下李云龙不可,而后与李云龙一番酒语下来,逐渐转了心思,希望李云龙投靠国民党,但话过三旬,却觉察到似乎收服李云龙是不可能的,最后招出士兵想置李云飞于死地,也只不过是顺着下面军官的意思,因为楚云飞知道李云龙是不可能没有一点准备就敢过来参加他这设下的鸿门宴,果不其然李云龙没让他楚云飞失望,于是也便顺着李云龙这给的台阶下了。

若说楚云飞对李云龙的感受,两者之间则更是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后楚云飞与李云龙在淮海一战,两者几乎都丢了性命,而后两者各自一笑:他怎么会是个肯吃亏的家伙。

再说李云龙,这人在剧中的表现就是不拘一格,打仗从不从常规角度出发,各种战役都是从非常规角度出发,打的对手无话可说,他就像是一名刺客,永远从你没有想到的角度发起攻击,一次攻击就能要了你的命。

能够支撑他的这种打法,与他所带出来的兵也有关系,没有他带出来的那群嗷嗷叫的兵,他的指令也就无法施展开来,所谓的致命一击,则更可能像是笑话。

那么为什么他李云龙带出来的兵就这么嗷嗷叫呢?这就和他本人的性格有关,此人虽不懂文化,大字不识几个,却粗中有细,城府极深。无论官阶高低,每次战前均会前去前沿阵营视察,战后撤退也大多是走在最后,这样他手下的兵就知道这个人值得他们用命去保,这也和他在剧中所说的一致:有我一口肉吃的,就有你们一口汤喝。

试问如此将领,谁人不服。

另外再说剧中的一些小人物,在我个人看来,亮剑之所谓经典,则更是对小人物的刻画极其深刻,无论是那个魏和尚,还是背叛的朱子明,亦或是杀身成仁的骑兵连连长孙德胜,都刻画的极其深入。

魏和尚的兄弟情谊,朱子明背叛前的不甘心的表情,孙德胜的最后一次冲锋,都体现亮剑这部剧的精髓所在。

人常说:改变历史的只是一颗钉子。而亮剑则将这一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朱子明这一小小的干事的叛变,改变了整个晋西北的格局,孙德胜的杀身成仁,也为李云龙争取了生存的时机,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莫不过如此。

再说田墨轩,初见时,只不过认为是一名读过几本书却就不知自己姓甚名谁的腐朽文人。而后与丁伟一聊世界格局,与赵刚的勇士与龙的故事,也渐渐得知他一文人笑观天下大势的豪迈,虽略有差错,却也可称格局之大。

说到田墨轩,就不得不说楚云飞,此人及早就预言了天下大势,却未曾想到兵败如山倒,最后不过带走一堆故乡之土。

楚云飞此人,若及早居国民党之高位,说不定还能与共产党再争几年,可惜腐朽之势,变则尽失。

所谓后人观语,不过是上帝视角,尽是虚言,不可信之,此之语,不过抒发心中之感,当不得数。

再议亮剑本身,有人说:
– 剧情与原著对不上
– 与史实不符
– 剧情不真实
而在我看来,所谓电视剧,原著亦是,是对于历史本身的一种包装,是一种方式,并不需要完全符合原著,也并不需要与史实完全符合,剧情的真实与否,每个人的感受也都不一样,有人看山是看,有人看山是水,千人千语,不可强求。

而对于亮剑这部剧,我认为导演在保持尊重历史的同时,也可能因为成本的缘故做出了一定的妥协,因为亮剑这部剧,并不如现今的某些剧,所谓投入几千万的剧,其内容不过是一堆狗屎,亮剑本身因是受于成本所限,而做的最好的努力来尊重历史。

因此,亮剑这部剧,确实是神剧,其所谓的神,并不是手撕鬼子,千里爆头,而是神在人物与剧情的完美配合,如天人之作。

诸多感悟,不过观后语,诸君当不得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