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高考间随笔

昨天早上出门,发现小区门口一堆警察,又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封路了

上书几个大字:高考期间请绕行

方才想起今日已经开始高考了

感概了一下时光如梭,便摇摇头上班去了

回家路上又想起这事,回想起来,距我当年高考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六年的时间了

细细想来,六年前的我既迷茫又无畏,在高考前一星期才急忙清醒过来,方才想起自己不该再如此混沌下去,便买了一百多块的试卷急冲冲的恶补了一个星期

后来的事情,大抵也就如此了,我不是天才,怎可能在一星期学完所有课程

高考完的我,在德克士打了两个月的暑假工

当时是大约50块钱一天,综合下来一个月也就一千零几十块钱

那两个月,也基本上是在网吧度过的,因为要上早班,有时候晚班下班之后就懒得回去了,于是便跑隔壁的网吧上个小通宵,然后第二天接着上班

那时的我不可谓不苦逼,一天大约需要上7个小时的班,也基本上都要全程站着,每天的感觉就是双腿麻木,对于生活没有任何期盼

在未得知到高考成绩前,我也在想要是考不上大学该怎么办,是继续在德克士干,还是北上去北京,或是南下去深圳,做一个工厂仔

那时候的想法,大抵是既不想回学校复读,同时也畏惧进厂重复劳作的生活,我不想自己的未来是肉眼可见的,每天在无限的焦虑中醒来,又在无尽的焦虑中沉沉睡去

这种症状其实在高考前一个月就体现出来了,那时还在学校旁租了个小房间,每天早上4-5点时便混混沌沌的醒来,思索着如果考不上大学未来应该如何处置,而对于当时年少的我而言,对于社会的认知有限,却也不想去工厂里做流水线的工作,便越发的焦虑起来

好在我命不该绝,高考成绩勉强过专科线,又运气十足选了一个还算好的大学

大学里也未必算的上优秀,专业课成绩全系前5的水平,或许是兴趣使然,亦或是努力有了成效

毕业后亦是运气使然,加入一家医疗转行互联网的企业做软件开发。到如今也过了约六年时光,一路走来磕磕绊绊,中间数次萌生了转行的想法,却也都未成功

有时候回过头来想想,在年少时分悠闲且惬意的时光,未尝不是现在所需偿还的债务,若是当年不那么无知无畏,现在或许会轻松不少

人生未必总是完美的,若是现在的我穿越回六年前,也未必能做出更好的抉择,人生不就是一场充满遗憾的路程么,若是一路顺风,又怎能看到深渊下的万般光景

说到这又想起一个人,他的人生大多数时候是顺利无比的,而在创业这件事情上,他却无比的失败,其中缘由细细想来,也无非是之前未尝失败,对于前景过于乐观

而对于我这种“小人物”而言,区别就是我只能失败一次,之后再难翻身,因此我得小心翼翼,对于任何高成本的事情都需衡量再三

仔细想想,若是高中时好好学习,考上一个不错的本科,然后发挥我的优势,未尝不会提前“成功”,而不是如今般小心翼翼,束手束脚

虽然有时候也在思考,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是钱吗?还是权力?还是美色。而通常我也难以给自己答案,虽然时常嘴里说着“赚钱”,而实际上我对钱并没有太多的渴望,无非是有着有钱可以兼济天下,这种略显无趣的想法罢了

通常而已,其实我并不太关心别人怎么看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看任何人都是终身平等的,有时候又觉得人其实是有不同层次的,而不同层次之间的差距,通常难以比较,例如钱学森的一人可抵一个师。这些都未必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来一个人,今年新闻突然说盖茨和其妻子离婚,原因不详,可能与盖茨私生活混乱有关

说到这里顿时觉得好生好笑,原来世界顶尖的那批人中,也有人还存留着人的“动物性”,所谓的慈善和捐款,不过是需要营造的“外界形象”而已

去年的疫情打破了不少人“外国的月亮圆”的想法,今年的盖茨,也打破了不少人对于世界顶尖的那批人的幻想,细细思来,顿觉有趣之极

今日闲笔过多,暂且停下,明日还得上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